韩国人不愿意生孩子,纯粹是由于矫情

韩国人实在太矫情了。

根据韩政府相关统计,2022年,首尔的房价收入比(不吃不喝多少年能买得起一套平均面积的房子)为15.2,占总人口近一半的首都圈房价收入比9.3,全国平均水平为6.3,近些年还略有下降。

如此,韩国人就撂挑子,摆烂给国家看了,总和生育率(平均每位女性生育孩子的数量)已经连续四年位列全球最低,今年估计就只剩下0.7了,而保持人口总量不变的数字为2.1,也就是说,如果0.7这个消极对抗的数字无法回升的话,每一代韩国人就会减少2/3。

韩国人不愿意生孩子,纯粹是由于矫情

可怕的是,就近些年披露的数据和当前的社会反馈来看,0.7这个令人触目惊心的数字极有可能还会继续下降。

和中国一样,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韩国的生育率从2016年起开始大幅下降,从1.2快速跌到了今年的0.7,8年时间里就跌去了4成,且中间没有一年有过反弹,而上一轮这样的跌幅整整花了33年。

2019年起,韩国Z世代女性群体中甚至流行起了4B运动,即不恋爱、不做爱、不结婚和不生育,以一种近乎「壮士断腕」的气魄表达了年轻人对生育的厌恶和恐惧,在一份调查中,居然有超过2/3的女性表示不愿意生孩子。

不过,我对4B能否真正全部落实持严重怀疑态度,毕竟年轻人最擅长的就是嘴炮了,可以不结婚和生育,但完全没必要不恋爱和做爱吧,据说后者是人类最有效的舒压方式了。

韩国人不愿意生孩子,纯粹是由于矫情

查了一下,过去7年(2016—2022年),韩国的平均经济增速为2.5%,而上一个7年(2009—2015年)为3.3%,要是刨去疫情三年干扰为2.8%,差距算不上特别大,而且作为一个成熟的发达国家,老实说,这样的成绩已经称得上优秀了。

再来看个人收入。同样的七年,韩国打工人的平均年薪,从3387万韩元涨到了去年的4220万(约23万元),平均年涨幅3.2%,跑赢经济增速近1个百分点,用我们社会主义的话讲,那就是发展成果充分由人民共享了。

那房价呢,是否真涨到(或贵到)年轻人生不动孩子了?还是从生育率开始大幅下降的2016年算起,到今天,8年时间里韩国的平均房价累计上涨了约25%,平均年化增长3.2%,与工资增幅相当,仅略跑赢经济增速。

韩国人不愿意生孩子,纯粹是由于矫情

更不要说,从去年中开始,韩国的房价就已经大幅下降,至今仍没有看到止跌的迹象,也就是说,长期来看,韩国的工资增速是能跑赢房价和经济增速的,收入和财富分配还是挺合理的。

即便拿最贵的首尔举例,正如文章开头给出的数据,也算不上离谱。经过过去8年约100%的上涨,现在每平均价也就是4—5万元,和中国的强二线城市相当。

要单拎出江南区的房子,韩国年轻人的确有EMO的理由,但要是从更宏观的视角看,完全就是在矫情,只能说韩国社会太浮躁、太拜物了,这也是社媒时代的共性吧,一旦见过了物欲,胃口就很难被填饱了。

因此,生育更多是一个文化和社会、而不是经济问题,如果单纯用生活成本考量的话,无疑会得出非常幼稚的结论。和中国一样,在那些漫长又痛苦的贫穷岁月里,韩国人反而特别爱生孩子。

为了应对「亡国灭种」的巨大挑战,韩国政府可谓使出了浑身解数。发钱、产假、社会保障这些自不用多说,尹锡悦甚至顶住层层反对,直接将公务员升迁与其育儿数量相挂钩,这一点不久的中国也许可以效仿。

韩国人不愿意生孩子,纯粹是由于矫情

其实,哪用得着这么麻烦,我倒有一个高招赐给尹锡悦,立马就可以提高生育率:大批量组织上班族到中国的一线城市工作生活一段时间,保管什么病都给他治好了,再也没人矫情了。

北上广深,哪一个城市的房价收入比不是40倍往上,即使是大部分二线城市,也都远高于首尔的15倍,也没见中国人天天无病呻吟,从这个角度看,韩国人还是太嫩了,几乎可以说没经受过生活的磨炼。

就以我们大西安为例,当前新房均价约为1.5万元/m ²,去年人均可支配收入4.02万,人均建筑面积为35m ²,则房价收入比为13,已经快追平首尔,试问西安有多少产业能追平首尔?

人类的悲欢果然不相同,你觉得痛不欲生的生活,可能有些人一辈子也达不到。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知行大拓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taqb.cn/tougao/809.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