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前的春节才叫年,现在充其量能算放假,这组照片勾起回忆

三十年前的春节才叫年,现在充其量能算放假,这组照片勾起回忆

小时候真的叫过春节,值得回味,怀念小时候的年味,大街小巷熏香肠腊肉的味道,爆米花机“嘭”一声后空气里甜甜的爆米花香,鞭炮烟花爆炸后的硝烟味,每一样都是记忆里不可磨灭的年的味道。小时候那才叫过节呢,父母带着我逛炮集买回各种各样的烟花,除夕夜小伙伴们一起出来放鞭炮,现在一点过年的气氛都没有了。

三十年前的春节才叫年,现在充其量能算放假,这组照片勾起回忆

小时候过年放寒假,儿时的一些玩伴早已把寒假作业抛在脑后,早早的就在一块聚集玩耍。腊月24,25跟着父母在家里打扫卫生:母亲洗衣服,我扫地;腊月26早早的就期待母亲到集市上买些肉,糖,瓜子特别是新衣服。腊月26—29和父母在一起杀小鸡,烧地锅忙的不亦乐乎;到了大年30下午就蹲在厨房和母亲一块包饺子,还是5分钱的那种硬币!现在回想起来满满的幸福!

三十年前的春节才叫年,现在充其量能算放假,这组照片勾起回忆

虽然忙碌虽然物质不丰富,但那种氛围特别好!年味越来越少了,那样的时光不再重现。时光已逝,永不回,往事只能回味。记忆深处的年已经渐行渐远。想念从前的快乐,那样的时光不复存在,虽愿新年胜旧年,却惜年味渐远行。

三十年前的春节才叫年,现在充其量能算放假,这组照片勾起回忆

那个时候着过年,才叫真正的过年,吃过除夕饭,给长辈们迟岁,还有花生小糖,聚在一起烤火,过12点钟,还要放鞭炮,迎接新年,早晨还要吃水饺,和汤圆,里面包上钱,看谁运气好,初一早晨,去拜年,想想那个时候一去不复返

三十年前的春节才叫年,现在充其量能算放假,这组照片勾起回忆

记得俺小时候过年,大年三十晚上乡亲们都自带酒互相串门歇着,真的是一晚上人来人往,天明之前才睡着一小会,然后又被噼里啪啦的炮声惊醒。记得哥哥那时候初一上午拜年大早晨出去,快12点才回来,回来了他就说膝盖好疼,实打实着磕头。一晃四,五十年过去了,

三十年前的春节才叫年,现在充其量能算放假,这组照片勾起回忆

最难忘跟爸爸去新华书店买年画贴在墙上,粉红纸贴在窗户上,水缸上也贴上福字,家里顿时喜气洋洋。 最喜欢左手拿着小鞭炮,右手拿着香,一点一个随手就扔,啪的一声,真过瘾呀,美丽的魔术弹买不起呦。 最开心跟同学成群结队去同学家,去老师家拜年,一把瓜子一把糖,心里美滋滋的。

三十年前的春节才叫年,现在充其量能算放假,这组照片勾起回忆

小时候,大年初一家家户户一早起来放鞭炮,门前村道上铺了一层红彤彤的鞭炮纸,小孩们偶尔捡几个带信的小炮点着,时不时嘭一声吓得急忙捂耳朵。。。

三十年前的春节才叫年,现在充其量能算放假,这组照片勾起回忆

过年的时候,大人们把钱换成崭新崭新的一毛两毛,最多是五毛的钱,拜年的时候遇到亲戚家的孩子,或者关系特别好的左邻右舍家的孩子,就直接拿给孩子,这叫开压岁钱(当时生活条件贫困很多大人还要把压岁钱从孩子手里边收回来的,也有的给孩子建一个小账户,给孩子们存起来)

三十年前的春节才叫年,现在充其量能算放假,这组照片勾起回忆

也觉得小时候那才叫过年,吃完年夜饭一家人在一起说说笑笑,一起围着电视看春节联欢晚会,元宵节看龙灯,放鞭炮这才是传统的过年气氛,不像现在真的回不去了,每个人都是看手机,吃完年夜饭就开始赌钱的,玩手机的,已经没有往日的年味了……

三十年前的春节才叫年,现在充其量能算放假,这组照片勾起回忆

印象最深的:炸丸子、炸咸肉、炸猫耳朵。唱大戏、串门、天刚亮大街上成群结队的。又完整的回忆了一遍小时候的过年,还记得自己和儿子一样大的时候,就喜欢跟在爸爸后面拿东西,美名其曰帮忙,实际是趁机买自己喜欢吃的东西,想想都美好!过年就像是一个纽带,把“走散”的大家,聚拢到一起。 这是段有情、有温度的岁月,日子过得很慢,却朴实纯粹。 这样的岁月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现在剩下的只有回忆了。

三十年前的春节才叫年,现在充其量能算放假,这组照片勾起回忆

老一辈人陆续都走了,剩下的年轻人又有几人知道那时的快乐和浓浓的年味!虽然没有先进的电子设备,没有五花八门的综艺节目,但有几挂小鞭,一台让人乐此不疲、回味无穷、津津乐道的春晚足矣!看着春晚吃着妈妈亲手包的饺子那是真香!左邻右舍的玩伴一起现个通宵!唉!我们逝去的青春呀,再也回不去了!活好现在,孝敬父母,顾好家庭,无憾余生!

三十年前的春节才叫年,现在充其量能算放假,这组照片勾起回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知行大拓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taqb.cn/tougao/946.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