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对大公鸡复仇,没曾想意外转移到老爹身上,最终引发“惨案”

本想对大公鸡复仇,没曾想意外转移到老爹身上,最终引发“惨案”

在阅读此文之前,麻烦您点一下“关注”,既方便您进行讨论和分享,又能给您带来不一样的参与感,感谢您的支持!

重生复仇文相信大家都看了不少,今天就来给大家讲一个原本是要复仇家里大公鸡的,不料用在了老爹身上,最终引发“惨案”的故事!

声明: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大家当个乐子看就行,请勿较真~

在农村住过的朋友一定都体验过家里小院子里鸡鸭乱扑腾的场景,而我小时候家里就养了好多牲畜,通常都是用来过节吃或者来客人吃的。

而其中有几只大公鸡不知道是不是我上辈子招惹它们了,跟我十分不对付!动不动就追着我啄,我当时小啊没有能力直接制服它们,但男子汉大丈夫岂能被几只牲畜给吓到?

本想对大公鸡复仇,没曾想意外转移到老爹身上,最终引发“惨案”

于是我就开始跟他们进行“皇城PK”,我还故意穿的厚了一点甚至带上了妈妈的墨镜就怕它啄到我的眼睛,当然了,这种情况之下爸妈肯定是不在家的,不然我就要挨揍了。

尽管我做足了完全的准备,就差带“杀神附体”了,但终究是寡不敌众被几只大公鸡追的满院子跑,我一边跑它们一边追,被追过得都知道那玩意是真的半飞半跑照着你得脖子啄啊。

虽然这次我输了,但是我一点也不服气甚至用了许多办法找回场子,其中就包括趁着父母出去把饲料偷偷拿走饿着他们,可这招明显不是很管用,甚至我还遭到了它们更猛烈的攻击。

本想对大公鸡复仇,没曾想意外转移到老爹身上,最终引发“惨案”

在和小伙伴们玩耍的期间我还向他们请教了许多办法,像什么抓住鸡脖子给它几个耳光,或者说找一只狗吓吓它们什么的,虽然我当时还小,但是我不傻啊!

这么搞,万一把这几只公鸡整死了可能我的屁股也就不保了,正好当时电视上在放着热播宫斗剧,于是我就想到了学着皇宫里的太监“下毒”!

额.....当然了不是真的毒药,毒药我也搞不到啊所以我想到了最好的替代品泻药,村里面管理没有那么严格,并且村里吃的东西都是干粮所以也容易造成便秘。

而村头的小诊所基本上都能够买到泻药这种东西,于是我跑到诊所就问我大爷要点泻药,因为村里外来人口不多,所以基本上都是熟脸往上翻一翻都能够攀上亲戚,起初我大爷还不给我担心小朋友恶搞呢。

“你小子要泻药干啥?这么小就便秘了,是不是等着害谁呢?去去去,让你爹来拿”

“大爷,不是我便秘是我爹,现在他还在厕所蹲着呢,我都这么大了怎么会拿这东西和朋友开玩笑,已经便秘好几天了所以才让我来泻药的”!

就在我巧舌如簧的几句借口之下,大爷略带怀疑的把泻药交给了我,就当我心虚准备赶紧走的时候大爷突然叫住了我,此时此刻我的内心十分慌张“难道是暴露了?我也没说啥啊”!

大爷喊住我说,“小犊子别跑那么快,你爹情况应该挺严重的,我给的药可是猛药让你爹悠着点吃”。

“好嘞,知道了大爷”,我头也不回的赶紧跑出了诊所往家的方向走,此时内心已经脑补出了家中几只大公鸡噗噗四处窜稀的场景,别提有多爽快了,“哼,让你们啄我,一会有你们受得”!

到家之后我就开始忙活起来,主要是这泻药给的是片状的总不能直接塞到公鸡嘴里吧?本来它们就和我不对付,别说抓住它们塞药了,只要我靠近它们的方圆几米的范围内就要昂首挺胸等着啄我了。

就像下面这个样子:

本想对大公鸡复仇,没曾想意外转移到老爹身上,最终引发“惨案”

正巧这个时候我看到了饲料盆里的饲料,于是我灵机一动“干脆直接磨碎加到饲料里吧”!这个时候新的问题就来了,我拿什么磨呢?直接放在地上的话碎了就不好捡起来了。

于是我就拿出了桌子上的碗然后把捣蒜的棍棍拿出来,准备在碗里碾碎之后倒到饲料盆里,这个时候我已经无法掩盖脸上的笑容了,迫不及待的要看这几只公鸡拉肚的样子了!

按照正常流程的话:碾碎泻药——下到饲料里——鸡吃了——拉肚,这是没毛病的吧?

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就在我喂完鸡准备等着看好戏时,突然一直玩的小伙伴把我喊走要去村头摸螃蟹,知道摸螃蟹这种行为对于年幼的我有多大诱惑吗?

什么复仇、什么泻药、什么刚刚磨泻药的碗全部都被我抛之脑后,没错...我把洗碗这件事给忘了!

等到天色渐晚时我灰头土脸的回到了家,不出所料到家我先是挨了一顿骂,正好我爹和他的兄弟几个在喝酒,也就是我的叔叔伯伯们,就当我以为难免要挨一顿揍的时候。

我叔站了出来:“嫂子,别骂小鲁了,男孩子嘛皮一点应该的,我们几个小时候也是这样没少挨他奶奶的揍”。

我妈见今天家里来人了也就放弃了准备揍我的打算,但放狠话的环节还是没有少:“赶紧滚回去换衣服,等你这些叔叔伯伯们走了再说,有你好看的”!

此时的我长舒一口气,因为以我对我妈的了解她只是给自己一个台阶下,等第二天他们早就忘了这件事了,我进到屋里后就看到我爹他们兄弟几个已经喝的脸红脖子粗了。

这时我爹把我叫来说:

“小鲁,去给你几个叔叔伯伯剥几个蒜用醋拌一下子”

“知道了”。

可当我走进厨房才发现,碗就剩一个了!还是我先前碾泻药的哪个......

本想对大公鸡复仇,没曾想意外转移到老爹身上,最终引发“惨案”

并不是我家碗不多,是因为在农村聚餐吃饭通常都是外面买几个菜然后再炒几个菜,再加上我爹他们拿碗喝酒所以多余的碗都被占了,此时我的大脑开始疯狂转动,企图找个合适的理由洗碗。

“你愣什么呢,赶紧弄啊你叔伯们等着呢,碗都是我洗过的不用洗了”。

老妈的这一句话直接把我企图洗碗的动作强制停滞在空中,我只能把蒜剥在碗里祈祷“剩这么一点了,药效应该不会管用了”。

好在最后倒完醋以后没有一点痕迹,不然我都怕我爹发现以为我要“下毒夺皇位呢”!

就这样我十分紧张的端着带有泻药残渣的醋泡蒜上了餐桌,看着碗里的的蒜一个个的减少我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毕竟家里就一个厕所这要是真的拉屋里咋办啊。

不过并没有如我最坏打算那样,几个人化身“喷射战士”反倒像个没事人一样,我想着应该是醋中和了药效或者压根这药就不管用,心中十分感谢给我假药的大爷,真是我亲大爷啊!

当他们酒足饭饱之后,我爹提议趁着村里澡堂没关门去泡个澡吧,兄弟几个也喝的差不多了觉得泡泡澡然后回家睡觉也舒服,就应和着一起去了而我自然而然的也被我妈碾了过去。

注意!重点来了

“这是喝了多少啊,悠着点啊里面滑”

“哎呀,你还不知道我酒量吗哥?我们几个先进去了啊”

当我爹和门口大哥客套完之后,他们哥几个开始麻溜的脱衣服光着屁股就进澡堂了,或许南方的小伙伴不知道,在北方有大池“泡一泡别提多舒服了”。

本想对大公鸡复仇,没曾想意外转移到老爹身上,最终引发“惨案”

但毁就毁在这个大池上!当我爹他们几个进到大池之后也许是因为温度的问题,我看到我爹的面部表情突然拧巴了一下。

本想对大公鸡复仇,没曾想意外转移到老爹身上,最终引发“惨案”

此时的我还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只见我爹身后的池面上冒出来几个带着黄色液体的气泡,我的脑子翁的一下就炸开了,二话不说就从池子里跳了出来躲在一旁。

现在回想起来我这个动作无疑是非常明智的。

“你小子还是小啊,这水温刚刚好又不烫跑什么”。

本想对大公鸡复仇,没曾想意外转移到老爹身上,最终引发“惨案”

我此刻已经顾不上回答叔叔的话了,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我爹下一步动作,也不知道是澡堂热还是刚才的酒劲没下亦或者是憋得反正我爹的脸通红,夹着腿就从大池里往外走。

本想对大公鸡复仇,没曾想意外转移到老爹身上,最终引发“惨案”

好巧不巧他一进去就跑到最里面了,因为他觉得里面水热,就这两米的距离成为了我爹极难跨过的鸿沟。

“你去哪啊哥,也觉得烫了”?

本想对大公鸡复仇,没曾想意外转移到老爹身上,最终引发“惨案”

我爹此时此刻哪还有回话的空,由于我爹已经站起来了而我伯伯是坐在水里的,也就是说我爹的屁股正好对着我伯的头,就像下面这个样子:

本想对大公鸡复仇,没曾想意外转移到老爹身上,最终引发“惨案”

接着就出现了我永生难忘的一幕,我爹大喊一声:“憋不住了”然后噗叽一声一道黄色带着些许碎块的东西喷到了我伯脸上,我伯此时还是一脸懵逼不知道咋回事。

由于澡堂都是水气看的也不太清他就问:“你干啥嘞老二”(以为是被水泼的)。

本想对大公鸡复仇,没曾想意外转移到老爹身上,最终引发“惨案”

当看他发现面前的水面已经微微开始发黄并且脸上充斥着恶臭时,一切都晚了。

“wo槽,你XX的喷的啥玩意”?????

而此时此刻我的父亲已经三步并两步冲出了大池,另一边我叔的表情也不对劲了,他丝毫没有关注到我爹的喷射,因为他也忍不住了!

只见大池里又是几个泡泡冒了上来,然后一股黄色液体从水池中浮了上来。

本想对大公鸡复仇,没曾想意外转移到老爹身上,最终引发“惨案”

刚才被喷一脸的大伯此时也露出了“娇羞”的表情,伴随着水中的冒泡他也把头低了下来不好意思再去说些什么,而我爹这边因为地上都是水他走路一滑一滑的双手也捂着屁股没办法用于保持平衡。

只见还没走出澡堂我爹就再次大喊道“躲开都躲开”!嗖嗖嗖一道黄色的影子透过手指头缝往外喷射,吓得我缩到墙角一动都不敢动。

他们三好像商量好似的一个接一个轮流喷射,此时的澡堂子里到处都是翔的痕迹,整个吃紫的水也都被渲染成了黄色,味道已经臭到辣眼睛了。

此时此刻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为了不让他们尴尬我只能把头抬起来不看他们,结果猜我看到了什么?

“太牛X了!两米多高的房顶上都被我爹他们留下了痕迹不愧是真男人”!

本想对大公鸡复仇,没曾想意外转移到老爹身上,最终引发“惨案”

整个澡堂子都充斥着“噗嗤噗嗤的声音”,兄弟三人像是比赛一样你不让我我也不让你。

当然了.....我也没有逃过被喷一身翔的命运,不要质疑我为什么不跑,我已经被澡堂里的场景震惊到一动不敢动了

里面的动静还是把门口的大哥惊动了,他以为是我爹他们喝多摔翻了赶紧跑进来瞅瞅

结果他看到了他这辈子都没见过的画面.....我爹兄弟三人正在撅着屁股喷射,整个池子的水啊全部都是漂浮的排泄物......以及我叔和我伯还有我爹不停发出的噗噗声

大哥在愣了三秒之后只听砰的一声大门被关了起来,随后就听到了门外的痛骂声

“哥几个你们再TM的搞什么啊?我上午刚换的新水然后你们比赛拉屎”???

嗯事情结果后嘛,住过村里的朋友都知道的基本上不出一个小时全村人都知道了,我爹兄弟三人也算是彻底出名了

为此我爹专门请假在家待了整整三天都没有出去见人,虽然人没有出门但是他们的传说可是越传越离谱

甚至有人说我爹兄弟三人在喝酒的时候打了赌,专门去澡堂比赛拉稀看谁喷的高!

这件事已经过去快十年了,但对于各种细节我还是记忆犹新

恐怕一辈子都难忘了......

依稀记得在别人扶他们仨出来的时候,兄弟三人二话不说直奔厕所

屁股对屁股又“噗噗了好久”

嗯....事后回到家发现我妈也崩溃了

只见几只大公鸡一边扑腾翅膀一边飞,满院子都是鸡屎

我妈的头发都快被鸡屎覆盖了

在事发三天之后我爹也缓过来那股劲了,于是去学校给我请了三个月的病假

不同的是,这次我爹妈混合双打我叔在一旁再也没拦过......

本想对大公鸡复仇,没曾想意外转移到老爹身上,最终引发“惨案”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知行大拓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taqb.cn/tougao/960.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