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丕见两头牛打架,便让曹植作诗,诗中不能出现牛,结果流传千古

前言

当两头牛在激烈的角逐中奋勇拼搏,曹丕却别出心裁,让曹植作诗。然而,这并非寻常的诗歌要求,因为诗中绝对不能涉及牛的字眼。

这一场不可思议的文学挑战,究竟如何在历史中留下千古传世的佳话?曹丕的刁钻奇思,是否能为我们揭示文学创作中的奇妙玄机?

曹丕见两头牛打架,便让曹植作诗,诗中不能出现牛,结果流传千古

兄弟情深,难以掩饰政治算计

曹丕,字子桓,魏文帝。其父曹操功勋赫赫,子承父业,当了汉献帝的驸马都尉。辅政有方,深得民心。其弟曹植,字子建,有“建安七子”之称,诗文融会贯通,与哥哥曹丕并称“二曹”。

两人皆受曹操知遇之恩,读书写字,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彼此间也颇有私情,曹植曾赞美兄长“机巧忽若神”,寄予美好期许。曹丕亦看重弟弟的文采,欣赏其文事运筹的才干。本可以携手并进,一同开拓魏业版图。

曹丕见两头牛打架,便让曹植作诗,诗中不能出现牛,结果流传千古

然而,他们毕竟在不同的政治环境中成长,难免性格和作风有所差异。曹丕生得彪悍,喜好典籍,政事家的风采已初现芽萌;曹植显得温润儒雅,诗书画三绝俱佳,是位典型的文人学士。稚儿挥霍家财不同,学思渐长亦各逞性情,孰优孰劣实难论定。本是异柳同栖,奈何墨香有异,终致剑拔弩张。

政治无情,弟终究是弟。景初三年,魏国实际掌权者曹操驾崩,曹丕与太子曹礼争夺皇位。在重臣们的拥戴下,曹丕夺嫡成功,横扫一切威胁。他稳稳坐上九五至尊,手握大权,威令天下。一时间,文武百官俯首帖耳,唯命是从。

曹丕见两头牛打架,便让曹植作诗,诗中不能出现牛,结果流传千古

权力带来优越感,也滋生嫉妒。曹丕积威益重,渐生疑忌。曹植引人瞩目的文采,成为心结所在。憧憬变成猜忌,欣赏化为忌惮。雄心勃勃的新君主深知,自己在政治和军事上的才干远不及这个才华横溢的异母弟。虽同为曹氏精英后裔,但自己是开国之主,他不过是顺应权力转换的巧言令色之徒。

思及此,嫉妒成疾。曹丕不再是当年那个夸赞弟弟的少年郎,往日兄友弟恭一去不复返。他开始在政事中刻意排斥异己,兄弟间亲情难掩政治阴谋的萌芽。

曹丕见两头牛打架,便让曹植作诗,诗中不能出现牛,结果流传千古

一张画作,一首诗赋,斗牛喻兄弟

时至延康元年,曹丕已帝位两年有余。未央宫设宴招待文武臣工,曹植也在列。这是魏皇室一年一度的盛典,文武百官竞相献媚,企图得到君王的恩宠。曹丕高高在上,心情甚好。席间觥筹交错, 歌舞升平,热闹非凡。

曹丕举杯狎侍臣工,绕过长几一番寒暄,忽见墙上挂着一幅毛笔山水——两头公牛在山间小路上遭遇,双目炯炯有神,一触即发。画工具事描摹牛的形象姿态,却也巧妙地烘托出了双方角力时那股蓄势待发的气势。

曹丕见两头牛打架,便让曹植作诗,诗中不能出现牛,结果流传千古

酒至半酣,曹丕心念一动,寻了个机会刁难弟弟。他高声让宫廷乐工停止演奏,向在座文武宣布:“吾弟才高,诗赋了得,不如赐一题,试其真伪!”言下之意,若曹植无法应对,便是浪得虚名;若应对出色,权力的琴瑟才是真正伴奏他文采绽放的本钱。

于是曹丕提出一个要求,让曹植就画中景色,写首即席赋诗,却不许用“牛”“死”二字。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二牛喻指的就是在座的两兄弟;“死”字预示失败者的结局。这是一个试探,甚至是警告。曹丕意欲通过此举向曹植明示,自己的权力无人能撼,挑战者都将落得失败厄运。

曹丕见两头牛打架,便让曹植作诗,诗中不能出现牛,结果流传千古

一语杀机,端的是权力弈局。全场寂静无声,众人的目光全部聚焦到曹植的身上。弟弟从兄长言语中听出弦外之音,明白今日自己就像画中两头牛一样,正面临来自权力的挑衅。不答,便是认输;答而不佳,只会招来更甚嘲弄。多少文人墨客 无法抉择,甚至有人直接暴毙当场。唯有从容应对,或可化解权力的毒刺,转危为安。

然而,才华这个东西,向来我行我素。它不会为任何权势所扭曲或禁锢,亦不会在恐吓面前退缩。曹植深谙其中用意,却也只得应下这难题,他信心十足。

他先端起羽茛吟咏,写就《二牛赋》一篇。全篇巧妙运用“角”“血”等词描绘两牛厮杀,叙事传神。他表达了自己对兄长的敬意,却也在描摹二牛厮杀时透露出某些隐喻。

曹丕见两头牛打架,便让曹植作诗,诗中不能出现牛,结果流传千古

随后他又呈上《斗牛歌》:“两肉齐道行,头上戴横骨。行至凼土头,峍起相唐突......” 将两牛比作成想不和的兄弟,抒发自己的感慨。两篇作品无一直接用上禁忌字眼,却生动传神,词句优美,构思新颖。曹植不仅完美规避,更是展现非凡文采,让书生意气风发。

这一番斗牛诗赋,让曹丕刮目相看,文武臣工也无不倾倒。然而敏锐如曹丕,自然也读懂了诗中某些针砭时弊的隐喻。一丝不满涌上心头,他更加忌惮起弟弟来。自己几句戏谑,竟成就如此绝唱,可见曹植的才华已与自己旗鼓相当,他的文采威胁到自己的地位了。于是兄弟阋壁之祸萌生,嫉恨之火燎原,彼此心结愈发深重。

曹丕见两头牛打架,便让曹植作诗,诗中不能出现牛,结果流传千古

文采弥足珍贵,魅力超越权力

眼前这出人间喜剧,戏谑之下却隐含残酷无情。它揭开了权力争夺的真面目,也演绎了文采的伟力。

曹丕权倾天下,却难掩心头嫉妒;曹植才华横溢,仍需权力庇佑。兄弟在这场权力游戏中角力,你来我往,结局本已注定。然一首精彩绝伦的诗赋,竟成为弟弟砥砺前行、保全性命的法宝。屈从于权力?不,他化解权力,用优美词藻折射内心世界。

曹丕见两头牛打架,便让曹植作诗,诗中不能出现牛,结果流传千古

诗歌的魅力绝不仅在文字本身。曹丕始料未及的,是那份来自文采的自信,来自修养的超然。诗人不卑不亢的气度,足以让所有宫廷权谋黯然失色。正所谓“文有八达居高洁,武有八荣光前烁”。文采渺不可挡,武略难与争锋。其光辉足以跨越一方之土,绵延千古;其魅力超越权力牌局,成就永恒精品。

我们常说文采高贵,即在此。文字或许只是修辞借物,人的精神境界才是真正意义上文采的所在。功成名就固然可贵,然荣辱一时,声名也不足挂齿。真正高人看淡名利,超然物外,胸中所怀,天地可鉴;所思所道,千秋不朽。

曹丕见两头牛打架,便让曹植作诗,诗中不能出现牛,结果流传千古

如此看来,曹植那两番脍炙人口的绝唱,不仅规避了兄长的刁难,更在艰难困顿中折射出独特魅力。这正是我们欣赏其诗歌的原因,也是千载绝响的缘由。临危不惧,从容应对,正可见一位词人的风姿;轻盈乐道,超然物外,折射的正是人生之本真。

再说,文章暴露的何止权力的残酷?那份兄弟情深亦自文学作品中流溢。“两肉齐道行”,“二敌不惧刚”,诗人无不在叹息同胞相争之事。这份真挚叹息,亦成就绝唱,令读者泪下。

人生如棋,变幻莫测。我们都在局中求存,岂有定论?纷争何必,和气可贵。权力的毒素至深,仇怨的根源难寻。放眼人间兴衰,文采的光辉或可贯通时空人心,启迪我们的真善美。这些,方是好的文学作品留给我们的珍贵馈赠。

曹丕见两头牛打架,便让曹植作诗,诗中不能出现牛,结果流传千古

嫉妒难敌文采,人性本善不灭

我们常说世态炎凉,人心难测。然而细想,人性的善与恶,亦由每个人的抉择编织而成。嫉妒、猜忌的毒瘤难除,道义正直的本性也从未消逝。曹丕权倾一时,竟也折服在文采威力之下;曹植备受威胁,仍历练出超然的品格。可见善的种子自人心深处萌发,复又感化了人心;正所谓“德立而德从", "仁人君子,敬鬼神而远之”。

且说曹丕。他为父兄创业,本当携手弟弟。一怀嫉恨,放任权势薰心,几欲置曹植于死地。然而当两篇脍炙人口的佳作铿锵陈词,竟也触动他的正义本性。

曹丕见两头牛打架,便让曹植作诗,诗中不能出现牛,结果流传千古

文采感召人心,正如暖阳融雪。曹丕虽未悔悟,然一腔嫉妒也自那番绝唱后难以复燃烈烈。此后数年间,曹氏兄弟渐行渐远,却也无大纷争。乃知权势难敌文采,仁德之光照人类,不灭也。

至于曹植,更是历练超然。他性情温润,才华横溢,本不趋权力,却被卷入权力游戏。正所谓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臣子之身,容易招灾。他明白结局已定,不答难逃一死。然而超然世外之感使然,让他衷心抒写,文思滔滔。他不作伪饰讨好权势,只诚恳描摹心景;他不强撑虚张声势,只抒写真情实感。

曹丕见两头牛打架,便让曹植作诗,诗中不能出现牛,结果流传千古

两篇脍炙人口的绝唱,便是这般澄明磊落的真情流露。诗人不谄媚权势,只是心境飘渺;他不计较名利得失,只道而不需。正是这般超然物外的人生态度,成就卓绝风格。方显人生之超脱,道气之流露。

且说嫉妒之毒,难敌仁德人心。曹丕权倾一时,终折服文采伟力,曹植深陷权力游戏,仍历练超然品格。人性深处,仁德善念从未消逝。正如学者云:“人之初,性本善”。世事沧桑,万变之中,善的种子滋生万物,照亮人性;正气所感,仁德为先,温暖每个心灵。

曹丕见两头牛打架,便让曹植作诗,诗中不能出现牛,结果流传千古

结语

这正是我们欣赏经典的原因,也是人类创作和传承伟大文化的本源。嫉恨难掩兄弟之爱,权术难及真情流露。我们期许的,不就是文采的真挚一面吗?我们缅怀的,不也是人性本善的种子吗?

放眼人间兴衰,道义正气,与优美文采,共构成千古不朽的国粹。我们崇尚真善美,欣赏一切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知行大拓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taqb.cn/tougao/980.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